谢闵慎烦的眉头紧皱,说他眉头能夹死一直蚊子不为过。

某基地,派去调查谢闵慎身份的人回来了。

琼:apldo熊哥呢?aprdo

瑞斯往里指了一下,apldo里边,我劝你先别进去。aprdo

琼好奇:apldo为什么?aprdo

瑞斯将琼往外拉了拉说:apldo染姐又跑了。aprdo

琼惊讶,apldo染姐回来过了?aprdo

瑞斯点头,apldo回来了,又跑了,还把熊哥的房间给烧了。aprdo

apldo烧了?又不是炸了,染姐做事还是温柔了很多。不过瑞斯,你为什么这么害怕?aprdo

瑞斯冷笑:apldo温柔?呵,染姐烧的可是熊哥的衣服,红色衬衣,半个衣帽间都没了。熊哥已经在想怎么灭亲妹比较残忍。aprdo

apldo琼,滚进来。aprdo书房传出一道渗人的男声波。

琼摇头,下意识后退,求救看着瑞斯,apldo明年的今天会是我的祭日么?aprdo

中国旗袍美女 别有时尚风味的美女

瑞斯叹气,安慰琼,apldo看你带什么消息给熊哥了。aprdo

琼进入办公室,首先就开始目测哪里最安,最适合逃命,中弹应该躲那里。

黑熊:apldo再看,老子给你眼挖出来。aprdo

琼赶紧低头,apldo熊哥,谢闵慎家查到了点讯息。aprdo

apldo什么叫查到了点?aprdo

琼吞咽唾液,黑熊看到琼怂的样子,加上杨染的事儿,他脾气火到爆,apldo会不会滚前边说话?aprdo

琼挪着小碎步站在黑熊对面中间隔着一张柚木制成的办公桌,高调的奢华,如果不是木材够结实,琼怕上好的桌子碎成两半儿。

黑熊的嗓音沙哑,似乎从地底下发出来的。

apldo查到什么了?aprdo

琼:apldo熊哥,谢家不简单,我只查到他们是在国内突然出现的个人独资企业,外部来看董事为谢闵慎父亲,但是从他们一家内部来分析,谢氏的掌权人是谢闵慎兄长,他还有个妹妹在上高中,爷爷是北国开国大将,他的母亲是南国贵族,这是我能查到面上的一些信息。aprdo

黑熊:apldo家境勉强可以。但是都和政治挂钩,这一点就不行。aprdo

黑熊在当地一脉是土皇帝,他手中的兵力财力比周围一些小国家还雄厚,倘若他和国家打仗,吃亏的绝不会是他。

因此在他眼中谢闵慎这样的家境他丝毫不放在眼中。

琼咽了咽口水,apldo熊哥,你要干嘛?aprdo

apldo要么接手杨染娶了她,要么灭了他断了杨染的念想。现在看来只有灭了他。aprdo亲妹子有多祸害人黑熊知道,但是谢家太清白,定然不会让满身黑的杨染入门,还不如灭了一了百了,政党的人不是最看中荣誉声誉么,不会因为一条命引起战争。

琼摇头摆手,apldo熊哥,不行不行,谢闵慎动不起。aprdo

apldo动不起?aprdo黑熊冷笑。

琼急着解释:apldo熊哥,你听我解释,谢家没有表面上看着那么简单,我去调查这两个星期,说清楚其实就只调查了一周,其他的我都在逃命,谢家在我最早到的时候就发现我了,熊哥,我本来是没命回来的,后来,谢家人问我是不是南美的人,确定我的身份后就离开了。aprdo

apldo他们怎么确定你身份的?aprdo

琼:apldo他们用的是金端数据。扫描我后直接出现我的所有信息。熊哥,谢家绝对不会像表面这么简单。aprdo

黑熊陷入金端数据这四个字中,如果真如琼所说,那么在北国的谢家他们惹不起。apldo确定是金端数据么?aprdo

琼点头,apldo和五年前对方使用的系统一样,我认不错。aprdo

黑熊由妹妹身上的怒火转移在谢家身上,他懒散的挺坐在软椅上,apldo谢闵慎的兄长会不会是谢闵行?aprdo

apldo啊!好像,真的是。aprdo琼回答。

黑熊:apldo不用好像,他们就是亲兄弟。aprdo

谢闵行这个名字黑熊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五年前炮火交接的夜晚,他和谢闵行的达成的交易。

apldo呵,谢家真奇怪,和政府渊源如此深厚谢大少涉黑谢二少从军,呵呵。aprdo

琼:apldo熊哥,那谢闵慎的事情?aprdo

apldo不动,你说的对我们动不起。aprdo

琼:apldo熊哥,那我还用送人头么?aprdo

apldo不用,你要是能调查出来你才需要送人头。不过,你怎么知道谢闵行这个名字的?要知道他一直低调。aprdo

琼一脸的不可置信,apldo熊哥,你别吓我,北国的网页上输入谢氏集团就出现了谢闵行,还有谢氏集团前段时间和浩翔地产杠上的视频,谢闵行的采访都有。aprdo

apldo这aphellip这么直白?有视频么?aprdo

琼保存在u盘上,将u盘双手递给黑熊,apldo都在里边。不过熊哥谢家我知道厉害,可是他到底那儿厉害?你怎么也怕?aprdo

电脑上显现出谢氏集团和浩翔地产出事的新闻,包括谢闵行的采访,apldo琼,给我扯块黑布过来。aprdo

apldo哦aprdo琼不知从哪儿抽出黑布交给他,黑熊接过黑布张嘴问琼:apldo你从哪儿变出来的?aprdo他刚才也就随口一说,接过琼真的抽出来了。

琼懵懵的回答:apldo不是熊哥你要的么?aprdo

黑熊无话可说,隔着电脑他将黑布挡着谢闵行的眼睛和鼻梁只漏出嘴唇和下巴。apldo还真是他。aprdo黑熊的嘴角扬起,apldo谢闵行长得不错。aprdo

琼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情况?

apldo琼你问我谢氏厉害在哪儿,我告诉你,这个男人是五年前在金三角帮我们的人,南国g城的谢家,北国a市的谢家说白了都是一个谢家,冰山裸露出的那一角不是谢家的部,我们费尽心思去调查的也只是冰山上的一点,那些我们查不到的神秘的就在冰山下,总之一句话。aprdo

apldo什么话熊哥?aprdo

apldo去,你去接杨染回来,她不回来也不用绑她把电话给她就行了。aprdo

琼迷瞪的走出书房,瑞斯立马拦住,apldo兄弟,明年我需要给你扫墓么?aprdo

琼摇头,apldo我估计明年我们需要去给染姐扫墓。aprdo

书房内,黑熊俊美的脸庞死盯着电脑,上牙咬住下嘴唇,apldo奇了怪了,谢闵行采访时说结婚了?娶得谁?不会真是南国公主吧。不行我得查查。aprdo

黑熊的八卦心思绕是男生也好奇,他朝门外大喊:apldo瑞斯,给我搞个翻墙软件。aprdo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