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台是什么?”

方寻冲蒋生问了句。

蒋生恭敬地解释道:“方会长,‘生死台’顾名思义也就是擂台。

‘生死台’就在这艘游轮的最底层,本来打擂台是供大家消遣的一种娱乐活动。

但后来却慢慢演变成了解决江湖仇怨的地方。

凡是有仇的,都可以约定在‘生死台’一较高下,可以自己出场,也可以派人出场。

总之,一旦踏上‘生死台’,生死皆听天命。”

“原来如此。”

方寻恍然点头。

如今,杜天龙既然彻底与自己结盟,那自然是要荣辱与共。

让蒋生和韩东四人应付宋今朝三人带来的高手,肯定不敌。

于是,方寻也抬眼看向宋今朝,淡淡地道:“我也答应!”

白裙少女桥上的清纯唯美写真

眼见方寻也答应了下来,宋今朝、骆禅心和纳兰长生三人笑得越发灿烂了。

就算方寻真的有点实力,但加上蒋生和韩东四人,能派上场的战力也只有五人。

而他们这边,可有十二人,而且每个人的修为都在先天初期。

十二个宗师级别的高手,难道还碾压不了方寻五人?

想到这,宋今朝哈哈大笑了声,扫了眼方寻和蒋生四人,道:“你们小心一点哦,待会儿可别死在‘生死台’上了。”

“哼!”

杜天龙重哼一声,“这个就不劳你操心了!”

正当这时!

“咦,今天怎么这么热闹啊,五城霸主都在呢!”

一道沙哑的嗓音传了过来。

众人纷纷转头望去。

只见,一行四人从远处缓缓走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穿白色立领衬衫,一名鬓发泛白,打扮一丝不苟的中年男子。

跟他并肩前行的是一个身材修长,看起约摸五十来岁,穿着身朴素的青灰色布衫,双目狭长,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跟在两人身后的是一个穿着一身黑衣,长相一般,面容冷峻,看起来约摸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

而男子手上则是拿着一个用黑布包裹的长条物品,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看到这三人,现场再度沸腾了起来!

“我去!那个穿白色衬衫的不正是曾经的羊城霸主,‘皇帝’黄甲第么?!”

“黄甲第身旁穿灰色布衫的男子怎么这么眼熟?”

“怎么可能不眼熟啊,他是李玄机啊!”

“什么?!李玄机?!难道就是那位靠着风水玄学之术名扬神州的李玄机,李大师?!”

“正是!他就是李大师!不过,跟在黄甲第和李大师身边的那个年轻小哥是谁?好像从未见过啊!”

“既然能跟着黄甲第和李大师一同前来,肯定来头也不小!”

就在众人议论的时候,方寻的目光也盯上了这三人。

毕竟,这三人中的其中两人,黄甲第和李玄机,他都有听说过。

一个是曾经的羊城霸主,一个人风水玄学大师,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不过,那个年轻人也不是普通人。

因为,他一眼就看出这个年轻人的修为,正是先天初期境界。

看他双手长满了老茧,应该非常擅长某种兵刃。

而李玄机的修为更是达到了先天中期境界。

没想到一个风水玄学大师竟然还是名武者,而且修为还不低,至少是目前为止,自己见过的修为最高的武者。

不过,不知怎的,方寻总感觉这个李玄机身上有股阴森森的感觉。

最终,方寻确定,这阴森的感觉正是从他胸前戴着那块黑色佛牌中出来的。

方寻暗默运气,双眸青芒闪过,定睛看向了佛牌,顿时感觉眼睛传来微微刺痛感。

他脸色微变,这佛牌里到底藏着什么鬼东西,竟然有这么大的怨念和凶气?

而且,这股凶气让他觉得有点熟悉……

就在方寻思索的时候,黄甲第三人已经走了过来。

“呵呵,各位会长,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啊!”

黄甲第笑呵呵地冲杜天龙四人打了声招呼。

宋今朝笑了笑,道:“老黄,你还真是大变样啊,变得没有一点江湖气息,看起来还真像个生意人啊!”

“哈哈,人总是会变的,要顺应时代嘛,过去的那一套行不通喽!”

黄甲第哈哈一笑,而后一脸友善地看向杜天龙,道:“老杜,近来可好?”

如果杜天龙不知道那杆长枪是黄甲第搞的鬼,他还真会被黄甲第的演技给糊弄。

杜天龙眯了眯眼,道:“老黄,不劳你挂心,我的身体好的很。”

“哦,是吗?”

黄甲第眼眸中的疑惑一闪而逝,笑了笑,道:“那就好,那就好啊!”

说着,黄甲第抬了抬手,道:“我身旁的这位就不用我过多介绍了吧?

这位就是我们神州赫赫有名的风水玄学大师,李玄机!”

“李大师好!”

“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李大师果然有高人风范!”

“李大师,早听闻您风水玄学之术震惊神州,不知宋某能否邀请李大师去我那儿坐坐?”

宋今朝、骆禅心和纳兰长生三人都面带笑容,客客气气的。

就连杜天龙也是非常客气的打了声招呼。

李玄机一脸倨傲,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杜天龙几人。

不过,再见到方寻没跟自己打招呼时,李玄机眼眸中闪过一抹不悦。

他看向了方寻,道:“想必你就是中海新晋霸主,五龙商会的会长,方寻,对么?”

“对。”

方寻点了点头。

“听人说,前不久你在何家拍卖会上,你说我的风水玄学之术不怎么样。不知是否有此事?”李玄机淡淡地道。

“没错,我的确说过这话。”

方寻点头。

这时,在场的众人听到两人的对话,一个个都惊呆了!

他们显然没想到方寻竟然跟李玄机有过节。

而且,这小子也太狂妄了吧,竟然敢说李大师的风水玄学之术不怎么样?

李大师的风水玄学之术在整个神州都赫赫有名,可是得到公认的,没有人不服!

“方会长,你的口气可不小啊!”

李玄机脸色冷了下来,“既然方会长说我的风水玄学之术不怎么样,那说明方会长也精通风水玄学之术喽?”

“也算不上精通。”

方寻摇摇头,而后道:“不过,至少比你厉害。”

听到方寻这话,在场的众人都懵了!

这小子刚跟宋今朝几位霸主杠上,现在又跟李大师争锋相对,这小子真的不知道害怕为何物么?

就连杜天龙和慕挽歌也有点慌了!

虽然他们也知道方寻懂风水玄学之术,但眼前的这位可是鼎鼎大名的李大师啊!

你就算再不服,也不能如此得罪吧?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