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青衣看到独孤雪娇站在后面,羞的耳根子红了,不着痕迹地把身上挂的无尾熊推开。

独孤墨瑜也不恼,没事人一样,厚着脸皮笑嘻嘻的,看向独孤雪娇。

“卿卿,你怎么来了?”

独孤雪娇也不想这个时候进来打扰两人,可她没有办法啊。

“过些日子不是要去骊山猎场狩猎么,我们神机营负责守卫工作。

我想搞个三团联合演习,锻炼一下他们的默契,也顺带着看看他们近日的训练效果如何。”

独孤墨瑜眼睛亮晶晶的,璀璨生辉。

“好呀,还是卿卿想的周到,我家卿卿最棒。”

独孤雪娇早就对他的夸赞习以为常,若是哪次见面他不夸两句,她甚至会猜测独孤墨瑜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她笑着看向百里青衣,眉头微皱。

“三嫂,你脸色不太好看,没事吧?”

虽然刚刚被看到两人亲昵,百里青衣红了耳根,可那张小脸看上去还是有些白。

柔情丝丝女孩清爽迷人

不等她开口,独孤墨瑜便心疼地拉住她的手,眼里满是愧疚和心疼。

“都是我不好,不该让青衣每日陪我来神机营的,每天起那么早,睡那么晚,才让她这般虚弱的。”

百里青衣指尖在他手背上轻轻划过,摇头。

“卿卿,别担心,我真没什么事,就是最近吃坏了东西,肚子有些不舒服而已。”

独孤雪娇现在的身体虽然才十五岁,可内里却是个什么都懂的女人啊,而且十分敏感。

她的视线若有似无地扫向百里青衣,眼底藏着些许欣喜。

“三嫂,你不会是怀宝宝了吧?”

此话一出,空气都静了好大会儿。

百里青衣的前十几年,就是个只知道杀人的冷漠杀手。

在她眼里甚至没有男女之别,死了之后,都不过是一具尸体。

她在那样的环境里长大,能活下来已经是幸事,又怎会在意女孩子的那些事情。

更何况她深知,自己身体有寒毒,所以根本没往那方面想过。

至于独孤墨瑜,在府里几个公子中,就是最不靠谱的,都被看做是没长大的孩子。

若说拍马屁撒娇,他信手拈来。

若说琴棋书画,他也十分精通。

可对于女人怀孕或是有什么症状,他完就是个门外汉。

虽说两个嫂嫂都曾怀过孕,并且现在都有四个小侄子了,可他只知道刚生下来的孩子红嘟嘟一团,其他还真不知道。

两人被独孤雪娇的话吓到了,对视一眼,同时转头看向她。

“真的假的?”

独孤雪娇见两人难得露出呆蠢的模样,还真是夫妻相十足,忍不住想笑。

“我只是猜测而已,今日回府,赶紧请个大夫诊一诊吧。

就算不是怀孕,身体不舒服,总要开点药的,吃点补药也好。”

心里还有些惋惜,黎艮刚好今日没来,要不然也能让她给百里青衣掐个脉。

这样的话,两人也不会煎熬一整天了。

瞧两人这表情,不管是不是怀孕,肯定都安定不下来了。

独孤墨瑜像是突然打了鸡血,也顾不上其他了,将百里青衣揽在怀里,激动地语无伦次。

“青衣,若真是怀上宝宝了,是不是说明你的寒症已经好了?”

他倒不是特别在意什么时候要孩子,他更在意的是黎艮的身体。

想到这里,又转头看向独孤雪娇,面上带着讨好的笑。

“卿卿,帮我跟妹夫道个谢,多亏了他让人配的药,看来还是挺好使的。”

独孤雪娇从他嘴里听到自然而然的“妹夫”两个字,小心肝一颤。

若不是亲耳所听,真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三哥嘴里说出来的,总觉得有些玄幻。

平日里最不待见君轻尘的可就是他啊。

即便已经定下了亲事,每次见了,他也从未给君轻尘什么好脸色。

可见他是真高兴了。

其实,独孤墨瑜跟君轻尘的关系早就缓和了些,尤其是突然窜出来个弟弟争宠。

两人同仇敌忾一番,每次见到夙璃,一致对外,关系慢慢地就好了些。

不过这些独孤雪娇不知道而已,毕竟这是两个男人心照不宣的秘密。

百里青衣还有些懵懵的,直到被独孤墨瑜抱起来,大步流星往外跑,才红着耳根圈住他脖子。

“你放我下来呀,这么多人。”

独孤墨瑜才不会管那些呢,要不是还没确定,他甚至想抱着她在演武场跑一圈,一边跑一边喊,他要做爹了。

独孤雪娇看着他风驰电掣的身影,脑壳有些疼,不愧是三哥,从不按常理出牌。

“三哥,你这是要回府吗?”

独孤墨瑜抽空回头看她一眼,十分坦然地把任务交给她。

“卿卿,今日骑兵团就交给你了,三哥一刻都等不了了,我要带青衣回府。”

说着,两人的身影已消失在视野中。

流星目送着两人离开,羡慕地托着小脸。

“三公子和三少夫人的关系还真好呢,若真是有了宝宝,真是天大的喜事。”

喜事?

实在无法想象三哥跟孩子争宠的场景。

独孤雪娇哭笑不得,揉了揉脑壳。

“走吧,出去找两个副手,让他们召集骑兵团的人。”

为了三哥的幸福,她只能把这个重任责无旁贷地接下来。

神机营,火炮营。

独孤雪娇现如今掌管着火炮营,在她的管理下,几个月时间,进步已经十分明显。

以前很多世家子都是来混日子,蹭军功的。

他们很多人连个火铳都端不稳,懒散怠慢,目无法纪,挑拨闹事。

在经过几个月的魔鬼训练后,现如今一个个比鹌鹑还安静乖巧。

纪律严明,令行禁止。

用不了多久,定能成为大端朝一支虎狼之师。

有人看到大王的影子,当即奔走相告。

等独孤雪娇到演武场的时候,火炮营的士兵已经排列整齐站在那里了。

“团长!”

声音如雷,直贯云端。

独孤雪娇站在看台处,满意地点头。

大王已经窜到队伍前头,欢快地转圈圈。

都说互相伤害的时间久了,也能伤出感情来,这话真不假。

刚开始士兵们看到大王,那就跟见到索命的小鬼一样。

尤其是拉练跑不动的时候,后面窜上一条黑影,咔嚓一口,咬在屁股上。

心理阴影比这演武场还要大几倍。

可现在即便看到大王露出雪白的獠牙,都能淡定自若地站着。

等到步兵团和骑兵团的士兵齐聚,独孤雪娇站在看台上高声宣布。

“今日我们三个团聚在一起,进行一场联合军演,共进行两场比赛。

第一场的赢家,可得一把镶鱼皮嵌宝石柄铜边鞘神锋剑。

第二场的赢家,可得一把烧蓝镶宝石绒面鞘匕首。”

流星端着个托盘走上前,上面正放着两件彩头。

轰的一声,场面炸了。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