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脚步晃荡着,并不平稳,但整个身子还是笔直的,在烟硝中走了出来……

这才让人们能够看清楚。

他有一条手臂搭拉着,从竖立的指尖有血珠不断的滴落……

“这就是你的火炮吗?可真是厉害的武器,是我小看你了。”

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就这样他还不死?

“不!”

李清曼沉声道:“并不是火炮的威力不够,他的一条胳膊被炸伤,就足矣说明,火炮是能够打伤,甚至能够杀死他的!”

“但火炮是直线打击,像天问这样的武者,完全能够凭借速度躲开,直接跳跃而起……”

“就连我也能够做到,更不用说是他!”

李清曼低沉道:“所以并不是火炮打不死他,而是没有完全的打到他,若是再有几门,也许他就死了……”

“王康,你真的很了不起!”

唐雨辰TYC清纯可爱甜美萌动

天问平静的传出。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接近死亡的时候,可惜,你的这种东西还不够,若再密集一些,恐怕我真的躲不开,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付出了一条胳膊的代价!”

王康眼中微凝,内心也不由的低叹。

火炮的威力是大,它更容易造成大规模的杀伤,而难以实现精准打击。

对于反应迅速的武道高手,完全可以在事先躲过,而远离爆炸中心。

除非,有更多的火炮!

可惜,他这边只有两门,这也是存放在府邸,其他紧急调来,也来不及……

王康握紧了拳头!

第一次他感觉到了棘手!

面对这个大陆第一高手,让他都有种无力之感!

心头也不由的浮现出,印月和尚曾跟他说过的,九死蚕,天蚕功!

经历九死而得一生,便可直得最上层武功……

若他个人也强大到这种地步,那天问还能如此吗?

“你的手段已经用尽,而我也不会给你时间拖延。”

天问平静道:“你已经别无选择……”

“是啊!”

王康深吸了口气道:“我已经别无选择,我跟你走……”

“此刻我也好奇了,你亲至而来,费这么大的功夫,找我到底是什么事情。”

“跟我走,你自然会知道。”

天问开口道:“我已经跟你说过,是有危险存在,但说不定对你,也是好事,你也不必太过担心。”

“我跟他们交待几句话。”

“王康!”

“少爷。”

看到这一幕,周边人都是面色着急不已。

“少爷,他只是一个人,咱们这么多人,还有平西军……”

“是啊,咱们可以拼一下的!”

“没用的。”

云研低沉道:“对于这样的高手来说,他完全可以凭借速度,直接把王康强行带走,而我们却无法阻止。”

“现在他还留有余地,不过我感觉他耐心不多了!”

“没错。”

王康点头也认同这点,所以他也不想再折腾了,都是徒劳无功。

所幸也就认了。

“你们也不必担心,至少有一点能够确定,他对我并没有恶意,也许找我只是帮忙。”

王康止住别人的欲言又止,沉声道:“我跟天问走的消息,一定要控制住,不要泄露出去,对外可以宣称,我遭受到刺客暗杀,受伤了,要养伤!”

林语嫣忙着道:“可是,赵皇还要你接待齐国使臣,还要你回京……”

“没办法了,就说我遭受刺杀,都已这个搪塞过去,这个消息,在明天放出去,正好今天的动静,也可以说的过去。”

“然后,宣称我要养伤,谁都不见!”

“这样可以吗?”

“只能这样了!”

“还有!”

王康沉声道:“新奉城那边由语嫣你主持,南沙湾……”

“我来照管。”

张纤纤坚定道:“你放心吧,等你回来,南沙湾保证比现在还繁荣!”

“嗯。”

“林祯!”

“属下在。”

“王直那边也一直是你接洽,你要控制好,有什么事情,多跟孟浅,欧阳文商议。”

“天罗地网,还有那些武道高手,就由清曼和云研负责,还有,我刚跟那些大商谈了合作,这事不能停,让唐轻怡过来吧。”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

王康沉声道:“你们表现一定不要有丝毫的异样,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要让人们相信,我只是受伤了,这很关键,明白吗?”

“可是!”

林语嫣的美眸中已经沁出了泪花,李清曼也是如此。

“清曼!”

王康握住她的手道:“你还不是她的对手,不过你以后肯定能打过她,我说过,我会让你成为天下第一高手!”

“我……”

“好了,我不想你再受伤了。”

听到此。

李清曼再也控制不住,清泪就流了出来。

“好了,就当我只是去游玩一趟,没什么的。”

“这事情告诉父亲吗?”

林语嫣低声问道。

“告诉吧,但要代我告诉父亲,让他不要担心,千万要冷静!”

“就这句原话,转告给父亲!”

“还有一件事。”

林语嫣深吸了口气道:“若是时间长了,你还没回来,若是你跟天问走的消息露出,必然是会让很多人生异,如果赵皇借口,要收回你的兵权,收回你的封地,那该怎么办?”

“这个是很有可能的!”

张纤纤低沉道:“之前赵皇默许水师建立,驻扎在湖州,有选用李家李沧海,就是已经在防备你了!”

“而且他刚给你赐婚,从某种意义上,就是给你的最后通牒,还是那句话,你虽无返心,但当你有返的实力,就不行,当初的凌家就是如此!”

“现在你要跟天问走,传出遇刺的消息,而不能露面,也不见人,不知道真想的外人,会怎么想?”

王康眼眸微凝,别人肯定会以为他是为了躲避赐婚,而故意设计,或者是为了推辞入京……

赵皇难免会有不好的想法!

“真到了这一步,那就态度强硬些,丝毫不让,军权不交,封地不交!”

王康低沉道:“这是底线,至于其他,若无伤大雅,该退就退些,该让就让些,等我回来……”

“这其实也是好事,能够让那些牛鬼蛇神都跳出来……”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