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风呼啸,小雪纷飞,天完全大亮之后的神京城完全复苏,而从今日开始,年节的旬假便全部结束,家家户户的大人们早早就出门做活,小娃们同样也要前往学宫去听先生讲课。

但或许是还未能一下子转变回来,不仅是神京这座大夏第一雄城,甚至整个大夏三十六州,都好似带着一丝慵懒的气息。

对于大夏这一个年轻的国度而言,入朝为官的官吏们,其实比普通的子民还要辛苦,不单单是要起早抹黑上早朝,大夏吏部对于官员的考核极其完善,而且还有几乎无孔不入的司天监存在,使得一般的贪官污吏,难以遁形。

武公主赵秀在位之时,以休养生息,发展国内为主,鲜对外发动战争,并且对朝内官员的治理极为清明,因此积累了极为雄厚的资本,这也是赵御继位之后,便可直接一连发动好几场对外战争的主要原因。

战争从来都不是简单的利刃和坚盾相互碰撞,背后是整个王朝国度的调度和博弈,消耗的是不断积累的国力。

穷兵黩武,动费万计,而马放南山,刀枪入库则无力守卫边疆,因此如何掌握两者之间的平衡,则是衡量一个帝王能力的重要指标。

白帝宫,御花园。

赵御撑一只手,斜躺在软塌之上,闭眼休息,而他的脑海之中,思绪纷飞。

昨夜赵御一夜未眠,因此早朝归来之后,他便在御花园之内小憩片刻,随后梁破的身影自外出现,来到年轻帝王身边,轻轻开口道:

“陛下,人到了。”

“那让他们都进来。”

平稳的声音自年轻帝王的口中传出,随后赵御睁眼,直立起身子,抬手喝了一口桌子上的茶水,目光平静的注视着前方,那鱼贯而入的一行人。

柔和的光线 清纯的女郎

吏部,兵部,户部,刑部,工部尚书皆在,还有几位老将,和内阁大学士。

年轻帝王对于礼数的要求不高,因此每个官吏面前各放一个蒲团,行礼问安之后,便于青色草坪之上盘腿席地而坐,气氛虽不压抑,但是因为游庭坚的缺席,让众人感觉有些不自在,坐姿也有着些许僵硬。

赵御抬头,伸手轻轻揉了揉自己有着发胀的眉心,环顾下方一周,看着那些都是二品上的大员们面色凝重,身子僵硬的模样,对着身旁的梁破轻轻开口道:

“给他们都上杯茶,解解乏,一天之计在于晨,一个个的脸色怎如此之差!”

不一会,一排宫女捧茶而入,小心翼翼地给每一位大员都倒上了一杯茶,随后茶香弥漫之间,赵御的声音再次自上方传下:

“此次朕将尔等喊到御花园,是有单独的几件事要交代一下。”

帝音落下,下方众人正襟危坐,低头领命,接着赵御取出一封折子翻开,赫然就是昨夜游庭坚送入白帝宫内的请罪书,声音再次响彻整个御花园:

“这是游庭坚早就写好的请罪书,其上列举了与山文柏之间所有的交流经过,其中最重要的是,山文柏于三十年前便开始暗中于民间资助大量如游庭坚一般的有天赋者,这里的天赋,朕更多的指的是修行天赋!”

此言一出,下方众人握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目露思索之色,随后耳畔赵御的沉稳如常的声音再次传入:

“游庭坚在折子中列举了一系列人名,莫约百位,都是曾经一同受过山文柏恩惠之人,朕让司天监连夜查阅卷宗,尔等不妨猜测一下,查阅的结果是什么?”

说道最后,赵御的声音越来越响,平稳之中带着浓郁至极的威严,一字一句就好似重锤一般,敲击于下方所有人的内心。

浩瀚帝威铺面而来之下,这些官吏们立马改坐为跪,低声回应道:

“陛下恕罪,臣等不知!”

赵御将手中写着密密麻麻名字的信往面前的御桌上一丢,煌煌帝音再次滚滚而出:

“游庭坚列举的这莫约接近百位的人名,有卷宗可查者,九十七人,其中入朝为官者十六位,十一位依旧在职。

“除游庭坚位列从二品尚书之外,其余人依旧在各品阶虽不高,但是却也不低,而且这只是游庭坚当年知晓的,而距离那时,已经过了将近三十年,贺甫,你知道怎么做了么?”

赵御声音之中带着十足的冷意,随后吏部尚书贺甫赶忙伏地,也不顾手中的茶水洒了一身,磕头回应道:

“臣将会对所有朝廷官员进行全面排查,保证无漏网之鱼。”

“朕只有一个要求,勿冤枉,勿放过,朕会让司天监全力配合,而如有必要,调动夜魇司,直接给我摁死,不要再出差池。”

“是!”

吏部尚书贺甫起身,但是不知不觉之间,他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而所有人都明白,大夏官场,恐怕会有一场即将席卷而来的风暴。

吏部尚书应命之后,赵御目光注视着下方,停损几息,声音继续于玄天木之下缭绕:

“名单之上那有卷宗可查的九十七人,除去在朝中为官的十六位,其余皆有修行天赋,宗门弟子六十三位,剩下的是散修,而这六十三位宗门弟子中,有六位境界到达道实宗师境。”

赵御话音落下,众人纷纷发出一声抑制不住的惊呼,不到百位的修行者,竟然能有六位道实境,而道实境之所以被称为宗师境,那便是其足以开宗立派!

一百出六,足以可见这些人的天赋异禀以及山文柏的眼光之毒辣。

赵御抬起右手的手指,轻轻敲着面前的桌面,眯着双眼,眸中的冷意越来越浓,眉心处,鲜红似血的大道朱砂纹突然间变得滚烫欲滴,继续开口道:

“最为关键的是,那六位宗师境的宗门弟子,包括名单上的一些修行者,在十年内相继离奇死亡,不知所踪。”

语毕,赵御抬手一巴掌拍在面前的御桌之上,其上的物件狠狠一抖,同时身子一抖的还有下方的大员们。

积蓄到极致的帝威轰然迸发,整个御花园内骤起狂风,甚至连高大的玄天木都不停颤抖,叶子沙沙作响。

“敢在大夏赵氏的眼皮子底下,玩暗度陈仓的把戏,好,很好!”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