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州,崖下镇。

天际间原本洒下的黄泉雨,被天穹神通阻止之后,逐渐消散,毕竟这是神州浩土,大道不会让来自九幽的黄泉河水一直存在。

但是光光能让九幽黄泉水在虚空之中,存续如此时间,就足以可见白冥修修为之强,而为此,白冥修亲自将自身的道魂七弦黄泉琴,永久地切断了两根。

正如李淳风所说,如此一来,他以后将再无法演奏完整的神通,代价不可谓不大。

客栈之内,被重重围着的白冥修在老太后说完之后,便陷入了沉默之中,随后其幽幽开口,嘶哑的声音之中,带着强烈的情绪。

“他赵无极竟然说我是跳梁小丑!”

“自从你丧心病狂,将整个白冥氏整族屠灭,包括自己女儿都不放过之时,你在世人眼中,便已经是一个不可理喻的跳梁小丑。”

端坐着笔直,面色如常的老太后,轻轻开口吐出一语,却让整个在场的所有人都直接陷入了极度震惊之中。

当年赢姓十四氏之一的白冥氏,被人一夜之间整族诛灭,世人当时皆私底下流传,以为是大夏太祖卸磨杀驴,逼白冥修彻底走向整个王朝的对立面,但是却未曾想到,是白冥修亲手将其血脉族人全部残忍斩杀。

“一个氏族只应该有一个意志和声音,如果有不同的,那就谁强,谁说了算。”

冰冷无情的声音自黑色兜帽之下传出,随后白冥修手中那巴掌大小的幽冥船中,一股股漆黑无比的冥气向外散出,就好似其打开了一扇连接冥界的大门。

这些冥气被黑袍笼罩之下的老人源源不断地吸入体内,随后带着一丝迷醉的声音继续响起:

甜到宅男动心的羞答答小妹

“大道只垂青于更锋利的刃,这个道理大家都很清楚,我更强,自然我说了算,因此他们都死了,而且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我提纯了所有族人的血脉融于自身,有些甚至极为荣幸地被我炼成了尸傀,倘若我完全踏出那一步,那么他们应感觉到无上荣幸。”

老太后轻轻摇头,看着面前的白冥修,目光之中带着怜悯,轻轻开口道:

“大道会垂青于利刃,而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要说疯,赵无极更是一个疯子,为什么大道垂青于他,就连初秋也钟情于他,凭什么?凭什么!”

白冥修张嘴发出一声厉鬼嘶吼般的咆哮,愈来愈多的黑色冥气将其整个笼罩,就好似一尊来自九幽的地狱魔神,而其话音刚落,站于老太后面前,司天监大袍飞舞的李淳风,直接向前一步踏出,垂于胸前的白须,因为猛然释放的气势,向外整个炸开,怒喝一声:

“胆敢罔议太祖陛下,放肆!”

李淳风的喝声落下,相对于江屠等人,身材矮小的白冥修,伸出右手,五指张开,仿佛要将面前整个空间都囊括在内,而此时因为浓郁到极致的冥气,其右手之上的大袍已经被完全腐蚀,隐隐露出了毫无血色的青色手臂,诡异渗人,随后嘶哑的声音继续开口道:

“我不单要说赵无极是疯子,而且我还要一个又一个,将尔等寥寥几位的大夏赵氏一族整个覆灭,此时,我的眼前就有着母仪天下,大夏最尊贵的两位女性,要是今天全部埋葬于此,你们那位小皇帝肯定会发疯吧。”

白冥修那大逆不道的言语,并没有使得老太太和胭脂的面色有着任何变化,老太后看着面前不似人形的白冥修,嘴唇微启,淡淡的声音传出:

“平日里胆小如鼠的你,突然间说出这些话,让本宫我很诧异。”

话音落下之后,并没有等白冥修再次开口,老太后的下一句话便直接缭绕于这间不大的客栈之内。

“但是有一点,你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也难怪运奄初秋看不上你,她好歹还算是个人族。”

“你根本没有资格说我等,你也不明白我们这些人的痛苦和感受,对于我们来说,活着就是在人间流浪,什么道德标准的好与坏,我通通不在乎,但是我不允许你说初秋的坏话,她一点也不比你差!”

语毕,白冥修于幽冥船之内吸收的鬼气,在瞬间达到了顶点,随后身上的漆黑外袍寸寸碎裂,其苍老的脸庞和身躯,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竟然极为诡异地逐渐变得极为年轻,除却整个身躯之上,有着类似于九幽冥石般的乌绿色,其余与一般人族年轻人并无二致。

白冥修抬脚对着老太太直接迈出一步,李淳风毫不犹豫挥手在面前布下一层又一层的空间禁制,同时身披银色重甲的神卫军副指挥使已经放出了一道壁垒神通,直接将整座客栈一分为二。

而距离老太后身边最近的胭脂,自袖子中取出一张巴掌大小的传送卷轴,并且轻轻向身旁递出,没有言语,只是用会说话的大眼睛,静静地看着后者。

老太后显然明白了胭脂的意思,随后她轻轻一笑,接过胭脂手中的传送卷轴,缓缓站起,拿手拍了拍胭脂搀扶着她的手背,轻轻开口道:

“记得当初在御儿及冠那天,我和你说过,我们这些做帝王背后女人的,要比任何人都相信自己的男人,但是在自家男人不在的时候,就要相信自己,没有人可以侮辱赵氏一族,大夏的荣耀亦不可辱,作为大夏的国母,需要捍卫之。”

老太后平淡,但是带着无穷威严和杀意的话语落下,她转过头,看着再次迈出一步走进的白冥修,继续开口道:

“你说运奄初秋不必我差,毕竟情人眼里出西施,我不与你做讨论,但你以你之见,揣摩罔议圣上之心,那便是你错了,圣上不在此处,那么就由我这个做妻子的,来纠正你的错误,只有鲜血,才能铸就荣耀!”

语毕,老太后微微抬头,她的双眸之内有大湖,碧波涌动流转,浓雾翻滚,突然间,眸中大湖湖面的弄雾散去,出现了一座岛,火红色的枫叶使得整个岛都好似燃烧着无穷烈焰。

老太后透过眼前的屋顶以及虚空,看着这座岛,轻轻张嘴,极为温柔地呼唤着:

“凌波,凌波!”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头像
Author